新闻资讯
NEWS

公司新闻
NEWS

NEWS
云南河口镇村民四口人洗脸只用1杯水

时间:2019-11-09

在海拔1900多米的達連地[自然 的拚音:zì rán]村,像她[這樣 的拚音:zhè yàng]講究的人不多,很多人是用盆熱水,擦擦身體了事,老一輩的人一生也洗不了幾次澡〖亚博登录首页人大常委会〗。

從去年8月到現在,安建蘭洗澡的習慣又回到了和大家同[一起 的拚音:yī qǐ]跑線上■亚博登录首页精彩回顾■。因為屋頂上的太陽能蓄水池裏,[已經 的英 文:have been]幹得沒有一滴水。

3月27日這天下午,丈夫陳石昌打電話說,有[記者 的英 文:journalists]來家居住,安建蘭特意增加了三樣菜:炒雞蛋、炒臘肉,還有一碗煮青菜。往常,家裏隻有兩樣菜,油炸[土豆 的拚音:tǔ dòu]和豆酸菜。主食,米飯。

舀了少半瓢水,淘了青菜,存在一個盆子裏。飯後,沉澱的洗菜水洗碗,再用半瓢清水,衝洗了一下。安建蘭拿起碗,將碗裏僅有的幾滴水也控在盆裏。

飯後,她泡了幾杯茶水,看電視,喝茶。喝了一壺開水,平時的[時候 的英 文:When],一壺開水足夠她和丈夫喝一天多。

這天是[星期 的拚音:xīng qī]六,原本在[學校 的拚音:xué xiào]寄宿的兩個孩子回到了家,又有記者來。

睡覺前,[女兒 的拚音:nǚ ér]陳曉燕和[兒子 的拚音:ér zi]分別倒了一點熱水——約有一刷牙杯,洗腳。即使這麽點水,陳曉燕還是很小心,盡量保持動作幅[度 的拚音: dù]小點,避免灑出來。

洗過腳的水,像渾濁的泥土,陳曉燕還是倒在了一個水桶裏,用來飲牛。

安建蘭和丈夫沒有洗腳,記者問她“多久洗[一次 的拚音:yī cì]腳?”安建蘭笑了笑,沒有回答。

孩子們洗腳,在現在的安建蘭看來是個奢侈的行為,[但是 的拚音:dàn shì]她並不阻止,從上小學[開始 的英 文:appeared][老師 的拚音:lǎo shī]就給孩子們灌輸,每天睡覺前必須洗腳。

安建蘭[覺得 的拚音:jué de]挺好,有點像電視中城裏人的生活。

28日一早,起床的一家四口,輪流著洗臉,和晚上洗腳一樣——不足一刷牙杯水。嚴格[意義 的英 文:meanings]上,這算不上洗臉,隻是用濕毛巾擦擦臉和脖子而已。

有水的時候,一家人並不是這麽簡單了事,至少有半盆水,嘩嘩嘩,能洗幹淨。

四口人沒法共用一盆水,旱災後,紅土飛揚,臉上的灰厚厚一層。

早飯,飯桌上,一個固定的菜——豆酸菜——豆子、酸菜和水煮成的。吃飯的時候,每個人往米飯裏盛點,稀稀拉拉的吃點喝點。

[當地 的拚音:dāng dì]人的飯點比較固定,[上午 的拚音:shàng wǔ]10點鍾,下午18點鍾,沒有喝湯的習慣。

補水就是水煮的豆酸菜以及飯後的兩杯茶水,一天就不再喝水。

這天,安建蘭沒有給家裏的兩頭牛和五頭小豬喝水,以前,一天牲口喂水兩次,現在兩天一次。這天,安建蘭用水超支,原本[可以 的拚音: kě yǐ]使用兩天的一擔水,用了一天。

24小時之後的28日下午,記者返回河口鎮政府,在水管上洗了臉,用了10個濕巾擦臉,第10個還是髒兮兮的土紅色,想起那一刷牙杯的洗臉水……

网站地图